追蹤
腐敗森林公會網
關於部落格
Corrupt Forest
  • 941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瑪奇主線之歷史推論 (四) (五) (六)

四、第一次莫依圖拉戰爭與異世界通路

但只看山米爾戰爭,對於主線的了解將十分模糊,所以第二個重點就是佔據瑪奇主線更大比例的莫依圖拉戰爭。

莫依圖拉戰爭一直是瑪奇主線中,關係最深刻而資料最詳細的,G1的瑪洛士一家、G2的光之騎士魯、G3的破壞之龍科隆克斯亞傳說、G9法隆的塔爾汀保護戰與不敗之劍「克勞索利斯」的故事、G12奴亞札的過去,都與莫依圖拉戰爭有關,而在瑪奇中遊戲書籍也大量提及。

在兩次莫依圖拉戰爭中,第一次戰爭是牽涉到較多世界觀設定的;莫依圖拉戰爭是因為戰爭地點在莫依圖拉平原而名,在原凱爾特神話中,第一次莫依圖拉戰爭是皮爾波族與圖德南族兩族的戰爭,甚至有些說法認為皮爾波族其實是弗魔族的一支而非人類;而在瑪奇的設定又是如何呢?請見瑪奇中遊戲書籍對第一次莫依圖拉戰爭的記載:

莫伊圖拉戰爭是代表人類的圖德爾族與魔族的弗魔族對抗所展開的最初戰役,當時,弗魔族將同樣為人類的皮爾波族派在前頭,向圖德爾族宣戰。

多虧在女神的庇佑下,由英勇且出色的戰士、身為國王的──奴亞札的領導,圖德爾族將弗魔族教唆的皮爾波族擊退。──【成為石頭的女神的故事】


因而,在瑪奇設定中,皮爾波族是人類,而之所以與圖德南發生戰爭是因為弗魔族的煽動,而第一次莫依圖拉戰爭大體而言,對後面主線有較大影響的重點在於,茉麗安石化這一事件。

在第一次莫依圖拉戰爭時,與凱爾特神話相同,當時領導圖德南族的賢王奴亞札雖然戰勝了皮爾波族,卻在與史萊的戰鬥中失去了右手,身受重傷的奴亞札暫時來到了地下城要塞中休息;但就從這時起,圖德南族在莫依圖拉戰爭的對手改變了。

弗魔族其實一直在等待圖德南的領導者被送往地下城,弗魔族利用在地下城內部製造的弗魔族世界通道進行大舉的反攻。

在主力軍隊與領導者集中的要塞正中間,有一個弗魔族所製造……連接弗魔族世界的通道,從那裡不斷湧出的弗魔族,肆意地對要塞內的人類進行大規模的屠殺。

人類的要塞變成了慘絕人寰之地,圖德南族面臨著失去主力軍隊而戰敗的局面,奴亞札王雖然帶著負傷的身體對抗弗魔族,但由於傷勢太重,結果還是不支倒下。


就在那時,揮舞著黑色翅膀的茉麗安女神出現了,茉麗安女神使用女神的力量阻止侵入地下城內部的弗魔族,多虧祂爭取了人類逃脫的時間,使得許多人能撿回一條命。

可是弗魔族也不是那麼簡單,雖然被稱為戰爭女神,但要僅憑一個人的力量抵抗那麼多弗魔族,從一開始就是不可能的事,女神也漸漸感到力量開始透支了。

最終女神利用僅存的力量,使用了被禁止的魔法,以自己的身體為代價,封印弗魔族的世界進行封印,弗魔族被茉麗安女神的力量創造的封印永遠的封印住,剩下的一些弗魔族也被勇敢的人類戰士所打敗。──【成為石頭的女神的故事】


事實上,這一段落可以說是瑪奇最為古怪的地方;從弗魔族有辦法與圖德南族進行第二次莫依圖拉戰爭來看,這裡肯定是有語病的,因為弗魔族還是有辦法來到愛爾琳,所以這裡指的封印,應該是只有地下城中的封印而已。

而弗魔族是否有其它方式來到愛爾琳呢?也絕對是肯定的,將時間拉到更久遠以前的山米爾戰爭時,那些時間點地下城都是還沒有與異世界連接的,因此弗魔族絕對有其它管道來到愛爾琳;而茉麗安在石化之後,第二次莫依圖拉戰爭前,愛爾琳的弗魔族軍容強大到圖德南屈居下風,顯見在茉麗安石化之後弗魔族還是很容易來到愛爾琳。

但是在G1的最後,錫古卻依舊需要大費周章利用格里斯貝恩的屍體重啟異世界的通路;我們可以理解成弗魔族在第二次莫依圖拉戰爭後就失去了大多數地下城以外的管道,而地下城的管道則因為茉麗安的封印難以通過,如果不是錫古鬆動封印,那麼想必也沒有G3的大舉入侵愛爾琳了。

我們再看到G1三勇士事件與艾明馬夏慘劇,證明G1前地下城通道依舊可以通往異世界,如非如此,摩根特絕對無法在艾明馬夏慘劇時攻擊艾明馬夏;那麼茉麗安石化是自虐嗎?

就合理的推斷,茉麗安的封印是以迷宮的形式出現,因此只是讓地下城通路難以輕易進出而已,而弗魔族在戰爭結束後想必研究地下城通路許久,破解了一兩個地下城迷宮出入方式也不一定,而已破解的可能就是高爾這兩個地下城,巴里、萊比主要是愛爾琳往異世界跑用的,不是弗魔族所破解。

所以整理以上推論過後,可以推得,一開始弗魔族就有自由往返能力,只是在第二次莫依圖拉戰爭後被封印了,而在地下城開啟的通路在第一次莫依圖拉戰爭茉麗安石化後就難以通行;直到G1主線進行前,弗魔族實際能通過的只有高爾地下城,後來錫古鬆動封印,才讓弗魔族進出愛爾琳變的容易。

因此,在第一次莫依圖拉戰爭結束後,圖德南族才會需要第二次莫依圖拉戰爭扳回劣勢。

而第一次莫依圖拉戰爭的另一個重點在於米列希安的召喚,在G12主線提及,米列希安是茉麗安在莫依圖拉戰爭為了對抗弗魔族而召喚的,因為第二次莫依圖拉戰爭茉麗安並未參予,因此這必然是第一次戰爭時的事情。

五、第二次莫依圖拉戰爭與科隆克斯亞

那麼,在兩次莫依圖拉戰爭的中間,又發生了什麼事呢?我們很清楚,第一次莫依圖拉戰爭的結束不如【成為石頭的女神的故事】所言以圖德南勝利告終,在那之後弗魔族取得優勢逼使圖德南族分兩路撤離,請見以下節錄:

但是有一天,經過無數次的戰爭,人類終於戰敗了;為了不被消滅,所以只好犧牲茉麗安女神,好不容易逃離戰場的人類分為兩路,他們為了避開弗魔族的追擊,所以一隊往北邊逃亡,一隊往西邊逃亡,其中一隊就是由光之騎士魯所帶領的;魯帶領跟隨他的人們往菲歐納的森林裡去。──【菲歐納森林消失的傳說】

事實上大概有人覺得這段與前面山米爾戰爭後帕爾赫德族殘存者很像,但兩者是不同的,筆者也曾懷疑這兩段究竟是不是一樣的故事,然而下面這段節錄打破了疑慮:

過去因為帕爾赫德族的事情,所以精靈們對於人類都是一直抱著不信任的態度,這也就是人類不能輕易的進入菲歐納森林的原因。但是做為圖德南代表的魯,說服了西歐納並且讓人類得到了精靈的信任。──【菲歐納森林消失的傳說】

不過實際上筆者認為文中寫向西是不合理的,菲歐納森林在地圖上是在歐拉大陸東方,再東邊跨過山脈即面臨海洋,說不定原文是「由西方來」之類的,不過筆者不通日文、韓文或英文,無法用其他的版本證實。

我們在主線及書籍中無法得知向北的圖德南的下落,但就提爾克那是伊萊德自治區這點,我們可以做一個假設;在山米爾戰爭之後向北撤離的帕爾赫德族後裔在提爾克那定居,後來在第一次莫依圖拉戰爭之後,幫助同樣向北逃離的圖德南族,以致於能在後來得歐萊克王國得到政治實權(鄧肯年輕時可能就是因此參予戰爭,而有與暗黑武士接觸的過去)。

在此的重點是魯的發跡,光之騎士魯是取自凱爾特神話中的光之神魯,由於凱爾特神話中其實圖德南就是神族,因此魯本就是圖德南族的一員,只是在瑪奇中圖德南族又被劃分為神族與人類而已;瑪奇中的魯是在第一次莫依圖拉戰爭中開始發跡的,但敘述上因為第一次莫依圖拉戰爭的文獻被破壞嚴重,因而以第二次莫依圖拉戰爭記載較多。

而魯的第一個記載事蹟就是在第一次莫依圖拉戰爭後,帶領圖德南族撤到菲歐納森林,由此來看他必然在第一次戰爭中就有相當名望;而從魯能說服菲歐納森林精靈,還有他能與精靈溝通、熟識精靈女王西歐納來看,筆者認為魯其實很有可能是精靈所養大的,不過不論如何,魯在此的定位是被自然精靈眷顧之人,因而他能夠成為初代的光之騎士。

魯除了強大的實力之外,也有著相當的領導才能與軍略能力,在菲歐納森林成為最後的基地後,魯便積極的積蓄實力,他將殘存的皮爾波族集結起來,並取得圖德南族中的政治實權,獲得了當時國王奴亞札的信任而委任為總指揮官,雖然後來奴亞札因為斷臂而遭逢政變離去,但魯的領導地位一直相當穩健。

戰爭開始之後,魯在軍略上漂亮的利用地形彌補了圖德南族一方的實力差距,然而面對弗魔族一方魔法師賈伯休使用的月石雨魔法,一直無法打破戰爭僵局;既使後來奴亞札裝備銀腕歸來,弗魔族一方也增加了科隆克斯亞這個可怕的助力,奴亞札既使身為諸神之王也無法與科隆克斯亞抗衡,在科隆克斯亞的威脅下甚至無法得到圖德南族一方的支援,戰死在戰場上。

奴亞札戰死後,其配劍不敗之劍「克勞索利斯」自然也落入弗魔族之手,弗魔族利用這把劍開啟了魯伊塔阿蘭特之門,但是G9主線卻告訴我們,這件事被科隆克斯亞阻止了。

科隆克斯亞可說是莫依圖拉戰爭中最為關鍵的角色之一,一般認為牠是為了尋找即將到來的金龍誕生需要的感應者而來到歐拉大陸,很有可能一開始的簽約者是弗魔族一方,才會因此對付奴亞札,也在莫依圖拉戰爭中得到了破壞之龍的名號。

但從G3我們得知魯艾利的父親,也就是後來艾明馬夏領主,以魯艾利為感應者後補與科隆克斯亞簽約,可以推斷魯艾利是因為比弗魔族一方的感應者更合適,所以才轉移了契約。

而這個契約轉移正是戰爭的轉戾點,科隆克斯亞成為圖德南族一方的戰力,魯毫無後顧之憂的發起了最後戰爭,由他對付當時的弗魔族之王巴羅爾,而瑪洛士則阻止賈柏休的月石雨,兩路戰線以殺死巴羅爾、瑪洛士賈柏休同歸於盡告終。

六、莫依圖拉戰爭後續事件

魯在莫依圖拉戰爭之後,繼承了奴亞札的王位,然而卻又發生了另一件事導致了魯離開以致於成為黑暗領主摩根特,那就是菲歐納森林的封閉事件。

但是有一天發生了一件事情,人類從危機中脫困,而安逸的感覺讓人類忘記了自己是得到妖精的許可才能夠生活在這裡的事實,還不斷的砍伐森林裡的樹木,使得森林變得荒廢,妖精們一直不安的注視這樣的情形,終於發生了一件讓妖精們感覺到被背叛的事情了,就是人類不顧魯和西歐納的誓約,趁著魯不在的時候,將位於森林中央的母親樹給砍掉了。

妖精們十分的生氣,西歐納感受到被背叛十分的忿怒,她大聲喊叫和自己立下誓約的魯
的名字,並且流下眼淚,眼淚掉下了大地,馬上變成了對人類的詛咒,瞬間大量的樹枝和樹根迅速地伸展,破壞人類們所居住的房子,在森林裡的人類四處分散逃跑,迷失在森林裡、或是被驅趕到森林外面。

所有為了保護人類的堅固樹林城碞在一瞬間都倒向人類,這美麗的森林變成了詛咒的森林了,這事實傳到了正在首都專心為人類們貢獻的魯耳裡,聽到菲歐納森林已經封閉的魯,用大家都聽不懂的話大聲嘆息,他將王位轉讓給別人,並且拋棄他的部下之後,突然就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

人們不斷的稱頌他所留下來的功績,並且祈禱他能夠回來,但是魯並沒有回到人類的身邊,王國又回到了平凡人類的手上。──【菲歐納森林消失的傳說】


過去帕爾赫德族引起的菲歐納精靈不滿正是因為人類傷害了母親樹,而戰爭之後圖德南族亦違約的砍倒了母親樹,西歐納震怒之餘封閉了菲歐森林;魯聽到消息之後便離開了王位,在菲歐納森林交還光之騎士的鎧甲,後來成為了黑暗領主,可能在他成為黑暗領主之後,他才發覺戰友瑪洛士其實未死。

瑪洛士與賈柏休的同歸於盡在G1中我們可以得知實是假象,阻止了月石雨的瑪洛士被同伴攻擊昏迷,身為敵人的賈柏休為了救他而死,這裡賈柏林與瑪洛士的關係究竟為何我們則不得而知。

瑪洛士的妻子被魯艾利的父親殺死,瑪麗被送到鄧肯那裡避難,魯艾利的父親後來因為魯艾利注定要參予感應儀式,而將繼承人訂為里安,導致魯艾利離開引致三勇士事件,而法隆在塔爾汀阻止弗魔族報復,反而對整個主線背景不是太過重要。

另一個重點則是卡里芬至此回歸塔拉王城的卡里芬祭壇。而曾經開啟的魯伊塔阿蘭特雖然被封閉,開啟了後續愛爾琳煉金術的發展。


本文完
 

資料轉自:巴哈姆特瑪奇板

TED781120
(蒼茫夜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